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色逼老师
色逼老师

色逼老师

下午两点,绑着两个小辫子的身影又出现在教室附近。

  她绕着教室走了两三圈,仔细的检查脚边的每一寸土地。

  又贴在玻璃上搜寻着教室里面,看来看去都没有发现她的目标物之后,终於把头转向我的宿舍。

  我赶紧低头假装抄写文章,掩饰一下自己一直偷偷观察她的事实。

  「老师……」

  走到我窗边的晓雨,傻傻的等着我工作到一段落。

  久等不到我停笔,终於开口喊我。

  这小姑娘也真是太有耐心了,她再撑下去我就只能拿红楼梦出来抄了。

  「啊…晓雨什么事?怎么又跑过来了?」

  我装作刚刚才发现她的样子,把桌子上草草乱写的纸张收一收。

  还好窗台前用来踮脚的石板不足以让晓雨看清我桌上的东西,不然当场就露馅了。

  「我……我想问老师有没有看到一本小册子,白色的、上面有画小鸟的……」晓雨向我形容着她的「日记」,一边眼神闪烁的瞄着我。

  我当然了解这个不正常的神情,是害怕我真的捡到又看了里面的内容。

  而里面的内容,我在回来的时候就看过了。

  除了记录了几次和朋友去玩的事情外,其他的都写了和赵老的性游戏过程。

  从一年多前就不定时的写上一些,直到这一个月开始有了对赵老「力不从心」的抱怨。

  「喔喔!有啊,我才想说是谁的日记呢!」

  我把日记拿出来交给晓雨,脸上保持着一派神色自然。

  这个时候得稳住,如果让她害怕了就前功尽弃了。

  「谢谢老师」

  晓雨双手接过日记,仔仔细细的盯着我,确认我没有任何生气的表情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「对了,晓雨。有件事要拜托你。」

  看她放下心来,我开始进行下一步。

  「请问老师要做什么?」

  晓雨把日记本抱在胸口,像早上一样等着我的委托。

  「李校长有交代一件事情,对於儿童的自身防护要宣导。我想知道大家了解到什么程度,所以想请你先看过。」我随口把教育局的李专员拿来当愰子,反正她一个月来一次,也不能马上被查证。

  「喔……好……」

  我说的内容刺激到了晓雨的敏感神经,虽然小镇资讯不发达,但是这些事情小孩子们也都知道。

  平常玩来玩去,不然就听哪个人的爸妈晚上怎么做的,对於性也不是那么的一窍不通。

  何况晓雨刚刚才进行过那样的欢爱,这个词很容易让她做连结。

  所以当我示意她进来坐在我的笔电前面时,她就有点战战兢兢的了。

  「我先把窗户关起来喔!不然太刺眼会看不清楚」我关起唯一一扇对外窗口,顺手把晓雨刚进来的门也锁上。

  「嗯……」

  没进过我房间的晓雨显得有点不安,但桌上不常见的笔电又觉得新奇。

  小脑袋东转西转的,四处张望。

  「好了,就是这个,你看一下。」

  我点开离开赵老那边之后精心搜寻的教材。

  「啊~~~~~」

  晓雨马上惊讶的捂住嘴巴,她宝贝的日记本也咚的一声掉在地上。

  画面上出现的是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外国女孩,在摄影机面前满脸笑容的脱着衣服。

  虽然晓雨还听不懂外语,但有一年经验的她在影片中同龄女孩躺床上掰穴的动作时,也知道这是在做什么的。

  「老师……这……这个是……?」

  晓雨眼睛黏在萤幕上,呆呆的发问。

  「喔!这个是教材,为了让你们了解什么是正确的性知识。」我看着欲罢不能的晓雨,胡诌了个理由给她。

  「为什么要用这个……啊!那个好大……啊~~~插不进去吧?骗人……这样插进去了?」晓雨极力想维持理性的思考,但洋人的巨根出现在萤幕上时,她就完全被打乱了。

  只看过赵老的她,难以接受这个大了快十倍的东西就这样插入同龄的小内中。

  「喔喔!因为外国人的身材都比较巨大,所以生殖器也是的。你看那个女生不是也很舒服?」我给了晓雨一个理由安抚她,偷偷的把手搭上她的肩膀。

  「真的耶……她看起来好舒服,叫得这么舒服……被这样用力插都没关系……」晓雨梦呓似的看着影片中激烈的交欢,和小女孩享受高潮所展露的媚笑。

  不经意中已经把赵老教她的淫话给用上了。

  「是啊~~这个是正常的性行为才会有的反应,如果没有这样的反应的话,就有问题喽!」我拉着晓雨一步一步迈向堕落的深渊,这当然不是正常的性行为,我可是精挑细选,好不容易才找到女方表情欢快、不见血、不粗暴的影片。

  「真的吗?会怎么样……啊~~~拔出来了,流了好多白白的东西……好奇怪……」晓雨看着影片完事的画面,和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浓厚精液,以及女孩脸上的满足表情。

  「如果在从事性行为的时候,没有像她这么舒服。那血液的流动会不顺畅,久了之后身体就会渐渐开始坏掉喔!」我开始恐吓这个小女孩。

  「怎么会?那要怎么办……看医生要花好多钱……奶奶也不能工作了……」乖巧的晓雨除了自己的身体外,第一个担心的就是相依为命的奶奶,眼泪马上就要从眼眶掉下来。

  「别担心,老师的意思是一直都那个样子,如果之后改变的话,就不会有问题的。」我摸摸她的头,安抚她。

  「要像影片那个样子吗?那不可能……」

  想到赵老的规模,晓雨很自然的摇摇头。

  赵老啊赵老,如果知道自己的雄风被一个小女孩这样轻视的话,恐怕会吐血而亡吧!「你会担心这种事情吗?」我认真的问她。

  「嗯……」

  晓雨迟疑了很久,刚刚一阵慌乱说了太多话,现在也否认不了。

  又事关自己身体安危,在一阵心理拉锯之后还是点了点头。

  「那要老师帮你看看吗?」

  我直直盯着她的双眼,不让她有太多回避的空间。

  「好……」

  在各种担心之下,晓雨还是同意了。

  毕竟,学校的卫生保健也是我负责的,受了伤还是得找我处理。

  在这一点上,稍稍让晓雨觉得我来做也不是太突兀的事吧「那把内裤脱下来,躺在床上。」我马上就提出来很突兀的要求。

  「要…要这样吗?」

  虽然和赵老欢爱多时,但是对我要做出这种事,还是突破了晓雨的承受上限。

  才因为我没有追问而松了一口气的心,又马上提了起来。

  「如果不脱掉的话,老师怎么看得到呢?这是检查而已,很多妇产科的医生也是男生喔!」我轻轻把晓雨推向床边。

  「好……」

  晓雨定住了两三秒,终於在千丝万缕中下定了决心。

  一个小女孩要思考这么多事,虽然我是始作俑者也不禁为她感到辛苦。

  虽然是下定了决定,但爬上床和在我面前脱下内裤的动作还是很缓慢,看得出来是在克服内心的煎熬。

  好不容易把下身薄薄的最后防线脱掉,印有小白兔的棉质内裤卷成一团丢在床角,因为害羞的主人忙着拉枕头挡住脸。

  我把晓雨的裙子撩到肚子以上,刚刚被赵老玩弄过的小穴已经恢复成纯洁的紧闭状态。

  待我轻轻抓住她的脚踝,往外推开呈M字型时,跟着张开的小穴口虽然不宽,但也证明了不是未经人事。

  「别怕,老师要开始了喔!」

  安抚一下看不到我的动作而全身紧绷的晓雨,同时两只食指把阴唇撑开露出被紧紧包住的阴蒂。

  「呜~嗯……」

  晓雨发出声音,不知是在回应我的安抚,还是因为小穴被扩张感到的紧刺。

  「喔喔~~~~反应很不错喔!晓雨的小荳荳看起来很健康,老师再帮你确认一下。」在我的触摸和空气的刺激下,晓雨的阴蒂渐渐突破包覆,硬硬的挺在小穴口。

  发情的象徵刺激着我的视觉,让快忍耐一个下午的我再也受不了,说完就舔起晓雨的小穴,特别用舌尖重点攻击勃起的阴蒂。

  「噫……老师~~~~啊~~不要…舔…恩啊……会…会尿出来…啊…」被我舔弄的晓雨想要挣脱我的控制,但双手要压着枕头,大腿又被我紧紧抓住的她完全无路可逃。

  「快…拜托…老师……停一下……让我去…厕所……不行…啊~~~~来不及了……啊~~~哈哈…」不断扭着腰想要逃脱的晓雨,在我的攻击之下,不到一分钟就缴械投降了。

  高高抬起的臀部,把小穴送到我的眼前。

  等不及肉棒插入的穴口,在主人的高潮下很努力喷出一两丝的淫水,向我宣告投降。

  想我前女友在我的口技之下,都撑不了五分钟,何况你这个没有经过真正训练的小女孩。

  我边想边揭开她已无力压着的枕头,在高潮的影响下,眼镜后的双眼布满水气,湿润得连眼镜都快模糊。

  小口微张着喘气不止,口水早就顺着嘴角流到床上。

  「晓雨舒服吗?」

  「舒服……」

  「想不想变得更舒服?像影片那样?」

  看着完全发情状态的晓雨,我手指抚摸着她湿润的嘴唇。

  充满性暗示的动作和挑逗的音调,已经情欲大开的小女孩像被丝线操弄的傀儡,傻傻的点了点头。

  「要忍耐一下喔!一开始会比较涨……」

  趁晓雨还没有清醒前,我迅速就战斗位置。

  从拉链中挺出已经被前列腺液弄得黏呼呼的肉棒,抵上她的穴口。

  「嗯…呜!!老师、老师,好…好痛喔!」

  我用力插入龟头,就疼得晓雨双手乱挥。

  虽然我有考虑到赵老和我的尺寸差异,但是大了三倍多的东西要插入毫无开发的小穴还是困难重重。

  「好好……老师先不要动,晓雨很棒了喔!刚刚测试的结果都很好,接下来如果也会很舒服的话,晓雨就是个健康宝宝了喔!」我停下插入的动作,在晓雨额头轻吻。

  「嗯……」

  没有被亲吻过的晓雨,泪汪汪的点着头。

  傻傻的被我从额头亲到脸颊,又瞪大了眼睛被我夺走初吻。

  看她的反应,也知道赵老没亲过她。

  想必那个老头每次都紧着脱裤子硬上,连给女孩子气氛的功夫都没有。

  我只好从蜻蜓点水,一路教到双蛇交缠,把她从秀眼圆睁又吻到媚眼迷蒙。

  在接吻调教的过程中,一点一点的把肉棒往里面挤。

  一开始感觉到被突入,晓雨还会皱一下眉发出闷哼,等到吻到兴头时反应就不那么明显了。

  不论是怎样的爱抚都是很重要的,就算只是简单的亲吻也可以让你的性爱之路顺畅无比。

  「你看……老师都进去喽!会不会痛?」

  完全插入后还留了三分之一在外面,没办法晓雨的容量就只有这样了。

  「不……会……」

  晓雨撑起上身,看着已经插入大半的肉棒,脸变得更红了。

  「那老师要开始喽!」

  我跪在床上,扶着晓雨的腰,开始抽插起来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哈…」

  屁股浮空的晓雨,完整的承爱每次肉棒的插入。

  虽然没有赵老那么用力,但是适中的力道和角度让她很快就进入状况,发出刚刚影片中的声音。

  「有没有听到?那个吧答吧答的声音?那个是晓雨舒服的证明喔!」肉棒插入小穴,带起淫水的响声。

  在我刻意指出的言语下,显得特别难为情。

  「有……好…好大声……啊…晓雨……好舒服……」本来应该害羞得说不出话来,但在久违的快感袭来之下,被教育的性爱习惯就自己冒了出来。

  「要更舒服一点吗?」

  我稍稍放慢了速度,肉棒进出轻刮着膣肉。

  「要…要……!老师,要更舒服…干晓雨……更舒服……啊恩…」熟练的淫语从口中吐出,索求着快感的晓雨已经看不出XX来岁的样子,更像个久旱逢甘霖的寂寞少妇。

  为回应她的渴求,我认真抽插起幼嫩的小穴,肉棒无保留的享受青春爱液的浇灌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老师、麻麻的……小穴嗯~~~~头……都麻麻的……老师……好舒服……晓雨要变奇怪……了…啊……快、再快一点……要插死晓雨了……老师……插死…晓雨……」晓雨被全面来袭的快感弄得淫语连发,不得不说赵老真的调教有方,把一个小女孩弄得越舒服越淫荡。

  在她的淫语催促之下,我也不由得全力插弄她。

  在这个姿势下,晓雨像个大型的自慰套被我抓着猛插,很快就到了终点。

  「老师~~~~~啊~~~~晓雨……要…死……哈哈哈~~~」晓雨再度高潮时,我也射出积存一个月的牛奶。

  在晓雨像摊泥一样躺着喘气时,还不住的往小穴里喷射着。

  「检查做完了喔!晓雨有没有觉得很舒服、很舒服?」射完之后,我维持着插入的姿势把晓雨拥入怀中。

  「有……真的…舒服到……好像要飞起来……」为了向我表示她能达到舒服的最大值,以确认身体没有问题。

  这是她所能找到最好的词汇了。